博彩类文章|博彩捕鱼
 當前位置: 首頁 -瑾跨爺鍫卞憡
 
[重慶日報]對重慶武陵山區扶貧攻堅工作的調查與思考之六
 
發布時間:[2013/1/3]
 

 
發展旅游 助農致富
——對重慶武陵山區扶貧攻堅工作的調查與思考之六
 
                                                  本報記者 周勇 廖雪梅 向婧
 
     神奇武陵,峻秀烏江。一直以來,位于重慶武陵山區的7區縣(自治縣),是“富饒的貧困區”。這里,是全市基礎條件最差、發展水平最低、貧苦程度最深的地區,同時又是民族文化資源和綠色生態資源的富集區。
 
     武陵山區7區縣,山巒疊嶂、河谷幽深、民族文化獨特。這片2.3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探明旅游資源1780個,包括世界自然遺產1處、國家級旅游資源區25處。
 
    富集的資源,為這片貧困土地開展旅游扶貧帶來有利條件。在不缺生態資源的重慶武陵山區,如何通過科學發展旅游,帶動當地人們走出“富饒的貧困”,是各方亟需認真思考的課題。
 
    正視旅游資源的價值,讓藏在“后院的鉆石”發光
 
    發展旅游可以提升當地農民自我發展的能力,實現從“輸血式扶貧”向“造血式扶貧”的轉變
 
    多年來,重慶武陵山區以其靈秀的山水峽谷、壯麗的巖溶奇觀和濃郁的民族風情,在大西南乃至全國旅游中獨樹一幟。
 
     游客眼中的重慶武陵山區,是一片如詩如畫的土地——
 
    這里有著讓人驚嘆的青山綠水。烏江、芙蓉江、阿蓬江等穿越而過,仙女山、武陵山、黃水等森林公園散布其間,這個地區匯聚了全市七成以上水電資源,森林覆蓋率53%,比全國森林覆蓋率高出1.6倍。
 
     這里有著千姿百態的地質奇觀。天坑地縫、天生三硚、黔江小南海等融雄、奇、險、幽、絕為一體,武隆更是作為“中國南方喀斯特”代表之一,躋身世界自然遺產名錄。
 
    這里有著獨具特色的民俗文化。作為重慶惟一少數民族聚居區,石柱、彭水、酉陽、秀山和黔江居住著苗族、土家族等18個少數民族,少數民族人口占全市少數民族人口的92.72%。
 
     美國演說家魯塞·康維爾曾說:“眾人渴求的鉆石,不在偏僻的山巔,也不在未知的海底;只要你善于發現,鉆石就在你家的后院。”
 
    事實上,武陵山區7區縣都已發現旅游資源這個藏在“后院的鉆石”,也都希望通過發展旅游,提升當地農民自我發展能力,實現從“輸血式扶貧”向“造血式扶貧”的轉變。
 
     按照規劃,2015年,旅游收入將占渝東南地區農民人均純收入的20%,為此,各方紛紛加大了對旅游業的財政投入。去年,市旅游局撥出2900多萬元專項資金,支持重慶武陵山區旅游項目改造。各區縣也不遺余力發展旅游。 2011年,秀山縣在洪安邊城景區完成投資達到1.1億元;武隆縣花在景區配套設施上的投資達到20億元。
 
     隨著“旅游富民”戰略推進,重慶武陵山區知名度空前提高,但是,與全市、與周邊地區相比,這個片區旅游發展水平仍處于初級階段——占我市面積約1/4的重慶武陵山區,去年接待游客不足3000萬人次,僅是全市游客接待量的13.6%;7區縣旅游收入,不到全市旅游收入的1/10,只是湖南張家界旅游收入的70%左右。
 
    落后的發展水平,削弱了旅游對片區扶貧產業的帶動作用。以重慶武陵山區中心城市——黔江為例,2010年,旅游業增加值僅占該區GDP的2.75%,是全市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旅游業對該區GDP的貢獻率只有4.6%。這些數據說明,在重慶武陵山區,旅游資源轉化為旅游經濟的程度不高,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力不強。
 
     是什么阻礙了重慶武陵山區旅游扶貧產業發展的步伐?
 
     正視旅游業的作用,讓這棵“搖錢樹”造福鄉民
 
    旅游業涉及108個行業,不僅給政府帶來財政收入,給相關行業帶來商機,也給百姓帶來就業崗位、經濟收入和生活品質
 
    受自然條件、歷史因素影響,重慶武陵山區旅游業發展處于“弱、差、小、散、難、短”狀態——
 
    基礎設施建設弱。由于資金、信息、人才等要素流通不暢,武陵山區交通主干道等級不高,其他基礎設施配套程度也低。即使在旅游業較為發達的武隆,仍有10%的村和30%的組還沒通公路。
 
    科學規劃差。各區縣“劃地為牢”的體制,造成同類資源的近距離重復開發。同處美麗烏江、百里畫廊,武隆、酉陽、彭水等推出類似線路……區縣間“暗戰”加劇惡性競爭,分散了客源。
 
    鄉村游規模小。與鄉村旅游發展紅火的貴州相比,重慶武陵山區不少“農家樂”還處于“小打小鬧”階段,接待檔次低,服務水平也不高。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農民發展鄉村旅游的積極性不高,啟動資金缺乏、擔心沒有客源是主要原因。
 
     旅游景觀分布散。重慶武陵山區多數旅游資源規模不大,缺乏震撼力。調查顯示,彭水擁有旅游資源單體798個,黔江的旅游資源單體超過300個。全面開發這些資源并不現實。
 
    民俗民族風情傳承難。重慶武陵山區列入區縣級非遺保護名錄的217個項目中,民歌38項,部分種類已經消亡,幸存項目也傳承困難。一些地區為了迎合市場需求,隨意改變民歌傳統模式,導致民歌變味。
 
    旅游產業鏈短。重慶師范大學旅游學院院長羅茲柏認為,重慶武陵山區不少地區,旅游仍處在“賣資源”階段,圍繞“吃、住、行、游、購、娛”等要素,旅游價值沒有得到充分挖掘,更談不上對農產品拉動、對文化產業帶動。
 
    跨區域旅游競爭激烈。重慶武陵山區東鄰張家界、南連鳳凰古鎮、西靠重慶主城、北接長江三峽,雖然坐擁獨特區位優勢,有著“借船出海”的條件,但在重兵包圍之中,難免遭遇“邊緣化”的尷尬。
 
    激烈競爭之中,重慶武陵山區是否必須把旅游作為扶貧攻堅的抓手?
 
    答案不容置疑。
 
    旅游業涉及108個行業,具有諸多比較優勢。它是一棵名副其實的“搖錢樹”,不僅給政府帶來財政收入,給相關行業帶來商機,也給老百姓帶來就業崗位、經濟收入和生活品質。
 
    調查顯示,旅游業每創造1元收入,可間接創造7元社會財富;每直接增加1個就業崗位,可間接帶動7人就業。
 
    短短數年,以鄉村游為代表的旅游產業,成為片區農民脫貧致富的有力武器。2009年前,由于交通不便,酉陽縣后溪鎮長潭村人均年收入僅1200元。當這里成為旅游大鎮后,2010年全村農民人均年收入增長934元,僅旅游一項便貢獻了522元。
 
    在武陵山區,一個個像長譚村般的財富故事正在上演。
 
    正視“政府之手”的作用,為旅游業健體強身打好基礎
 
    武陵山區扶貧攻堅,政府應積極作為,要協調全局利益與局部利益、短期利益與長期利益的關系,培育、規范旅游市場
 
    國家啟動武陵山區連片開發之際,正是重慶武陵山區旅游做大做強之機。如何打破“發展的瓶頸”,為片區扶貧攻堅開辟新的天地?
 
     市委、市政府明確提出,武陵山區是我市旅游業可持續發展的關鍵所在,是旅游扶貧攻堅的主戰場。面對殷殷期盼,各級政府要迎難而上,積極作為。
 
     如何攻堅克難,實現可持續發展?
 
     一方面,政府要處理好武陵山區旅游發展全局利益與局部利益、短期利益與長期利益的關系;另一方面,要精心培育、包裝資源,規范旅游市場。
 
    “只有解決好武陵山區資源規劃差、基礎設施建設弱、鄉村旅游規模小等‘家底’孱弱問題,政府才能為旅游業健體強身打好基礎。”羅茲柏認為。
 
     處理全局與局部利益關系方面,及時發現資源、實施科學規劃、適時推進整合,是政府應盡之責。
 
     摸清旅游資源“家底”,是對資源進行科學規劃的前提。為此,政府需要對區域內的旅游資源進行普查,確認位置、數量、品位和結構等。隨后,市級主管部門應牽頭對各區縣資源進行規劃,按照“錯位競爭、做特做優”的原則,推動分散的資源形成合力。
 
     打造跨區縣合作區方面,武陵山區邁出可喜步伐——大仙女山景區初步規劃出臺,武隆、涪陵、豐都將聯手打造無障礙旅游區。
 
     在市旅游局的指導下,不少區縣已引入世界一流團隊,進行高起點規劃。秀山在實施“新概念古鎮——《邊城》原型地”項目時,聘請美國GC高科技有限公司進行指導。
 
    一些整合資源的嘗試取得成效。2007年,武隆組建喀斯特旅游投資有限公司,回購仙女山國家森林公園、天生三硚、芙蓉洞等景區股權,實施統一運營,該縣旅游告別“諸侯割據”的時代。
 
    處理長期與短期利益關系方面,保護生態資源極其重要。2007年,麗江因過度商業化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亮了“紅牌”。武隆吸取了這個教訓。2009年通過的《重慶市武隆喀斯特世界自然遺產保護辦法》,確立了這個遺產地的保護區域和明令禁止行為。但是,針對更多景區的生態、文化保護措施值得期待。
 
     當武陵山區旅游發展理清全局與局部、長期與短期的關系后,政府著力培育、包裝資源,規范旅游市場,將促進扶貧產業做大做強。
 
    培育市場方面,重慶大學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蒲勇健建議,在財稅政策、基礎設施配套等方面給予旅游項目特殊經濟扶持,解決片區基礎設施建設薄弱問題。
 
    包裝資源方面,應充分利用渠道,把旅游品牌推向全國、推向世界。政府主導形象宣傳,吸引社會資金成為投資主力,是明智之舉。
 
    名噪全國的酉陽桃花源景區,原來只是一個儲油倉庫。2008年,酉陽決定將桃花源申報5A級景區,縣政府主要負責人親自抓旅游。當“酉陽桃花源”的品牌在中央電視臺叫響后,該縣適時制定發展計劃:包裝50個景點,完成100項旅游項目招商。
 
    “當武陵山區旅游業得到快速發展,在扶貧產業中起重要作用的鄉村游也應上檔升級。”羅茲柏提醒,要變“散兵游勇”為“正規軍團”,政府需要制定高標準發展措施,培育、規范這個市場。
 
     針對鄉村旅游項目融資難問題,市旅游局提出,設立旅游股權投資基金,推進適合鄉村旅游發展的農村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
 
    規范市場方面,石柱引導農戶建立西南首家鄉村旅游專業合作社——“黃水人家”,實行“統一規劃布局、統一形象標識、統一品牌營銷、統一經營規范、統一服務承諾”的運營模式,不僅為游客提供了優質服務,也解決了村民擔憂的客源問題。
 
     正視“市場之手”的作用,把更多產品推向世界
 
     武陵山區旅游扶貧要取得突破,必須借助旅游品牌的打造,推動資源及要素優化配置,提高旅游經濟效益
 
     在“好酒也怕巷子深”的時代,如何善用“市場之手”,把重慶武陵山區的更多產品推向全國、推向世界?
 
     利用“市場發現價值”的功能,推動資源的高效配置。
 
     “與其賣資源,不如賣品牌。”市旅游局局長劉旗認為,武陵山區旅游扶貧攻堅要取得突破,必須重視品牌打造。要邀請一流的咨詢團隊,盡可能挖掘亮點,推動資源和要素優化配置,提高旅游業經濟效益。
 
     與政府主導形象宣傳不同,武陵山區旅游企業的品牌營銷,應該在產品開發方面實現突破。
 
     讓人欣喜的是,7區縣運用市場機制,開發出多元化產品,在解決旅游景觀散、民族風情傳承難、旅游產業鏈短等問題上探索出一條條新路——
 
     近年來,武隆旅游借助“自然的遺產、世界的武隆”這個形象宣傳,實現了井噴式發展。今年4月,武隆喀斯特旅游公司與張藝謀團隊合作的“印象武隆”上演,更將“芙蓉仙女·夢幻武隆”品牌的打造帶入一個新階段。
 
     雖然“印象武隆”耗資兩個億,但張藝謀團隊的名氣,讓國內外的客人慕名而至,甚至帶火了大仙女山景區旅游。如今,這個公司準備利用“芙蓉仙女·夢幻武隆”品牌,開發更多“沉睡”資源。
 
     事實上,武隆成立實力企業開發仙女山景區、帶活片區旅游的做法,與市旅游局提出的“做強烏江三峽、酉陽桃花源、黔江濯水-蒲花河、秀山洪安邊城、石柱黃水等精品景區,發揮對其他旅游點的輻射、帶動作用”的思路不謀而合。在劉旗看來,武陵山區旅游開發就該吸引更多大企業、大集團,增強旅游市場主體活力。
 
    2008年,武漢在開發東湖時,引進中國500強企業華僑城。“華僑城之類的大企業,擁有得天獨厚的品牌效應。如果它們被引入武陵山區,對這里資源進行精心策劃和有力宣傳,將提高景區的國際知名度;它們擁有的資金優勢和管理經驗,也將激活這里的旅游市場,推動這里的沉睡資源開發。”我市一位旅游業資深人士表示。
 
     不少區縣精心策劃文化項目,破解武陵山區民族民俗風情傳承困難問題。黔江出版《山歌黔江》、《故事黔江》、《詩歌黔江》、《板夾溪十三寨的傳說》,秀山建設花燈博物館和原生態表演場等……大大活躍了地區民俗文化。
 
     開發旅游產品、延長旅游產業鏈方面,彭水旅游實現了從無到有的飛躍。2007年,阿依河景區試運行,彭水旅游業實現“零”突破。此后,該縣推出了“不墨烏江畫、無弦苗鄉音”的創意,借助這個品牌打造,走出了一條集旅游、文化、休閑為一體的新路。旅游產品的空前發展,鼓脹了當地農民的“腰包”。
 
      當越來越多產品的含金量被挖掘出來,武陵山區將有更多的農民,通過旅游業發展,端起“金飯碗”,吃上“小康飯”。
 
      重視與周邊市場聯動,在競合中獲得發展機遇
 
      重慶武陵山區要在體制、機制上創新,加快資源整合步伐,推進各種要素優化配置和合理流動
 
全球經濟一體化時代,區域旅游一體化是大勢所趨。各地之間曾經的對立,可以變成更大范圍的共存。
 
      在湖南,鳳凰古城的興起,和共享張家界的客源不無關系。在云南,麗江也在與大理、香格里拉和瀘沽湖等地的互利合作中,發展了自己。
 
      由于行政區劃限制,以區縣為單位的各自為政,把本應統一的旅游市場人為地分割成幾大板塊。有識之士紛紛呼吁,重慶武陵山區,應該更加重視與周邊市場的聯動,大膽進行體制、機制創新,加快資源整合,在競合中獲得發展機遇。
 
     理順體制方面,長白山資源的開發經驗或許值得重慶借鑒。2005年,吉林成立省直屬機構長白山保護開發管理委員會,管轄面積6718平方公里。在理順各方利益分配機制后,管委會對長白山資源進行統一規劃、統一保護、統一開發和統一管理,區域活力迅速提升。2005年,長白山景區游客不過50萬人;2011年,接待游客達到140萬人。
 
    “重慶可以嘗試更大程度的合作,打造面向世界的武陵山大旅游黃金線路。”蒲勇健建議,湘鄂黔渝四省市政府出啟動資金,資源區以旅游資源評估價入股,與引進的國際旅游發展公司聯合組建泛武陵山國際旅游開發集團,加快推進各種要素優化配置和合理流動。
 
    “武陵山區要形成開放、有序的旅游大市場,急需打破行政區域界限,拆除市場壁壘。”市民宗委人士提議,四方不妨建立武陵山民族地區旅游協作工作機構,實施統一票價、區域內旅行社在開展組團業務時享受同等待遇等政策。
 
     如果有效的合作機制得以建立,重慶武陵山區以黔(江)張(家界)常(德)鐵路、黔江武陵山機場和規劃中的武隆仙女山機場為依托,構建水陸空立體交通網絡,與長江三峽、張家界、梵凈山聯動,實現資源共享、產品互補、客源互流、利益共分,就能在國際市場中,獲得更大蛋糕。
 
     當人流、物流、資金流從四面八方涌向這片美麗的土地,旅游業的蓬勃發展將帶動相關產業的繁榮,更多農民將得到實惠,重慶武陵山區定能打贏扶貧脫困的攻堅戰!

 
博彩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