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类文章|博彩捕鱼
 當前位置: 首頁 -瑾跨爺鍫卞憡
 
[重慶日報]對重慶武陵山區扶貧攻堅工作的調查與思考之七
 
發布時間:[2013/1/3]
 

提高素質治窮根
——對重慶武陵山區扶貧攻堅工作的調查與思考之七
 
                                             本報記者 董延 鄒密 陳維燈
 
     重慶武陵山區為何貧困?
 
    除了自然環境惡劣、基礎條件薄弱、交通不便之外,導致貧困的根本原因在于,貧困人口整體素質低下。
 
     如果不通過教育從根本上提高貧困人口素質,無論怎樣扶貧幫困也只是“輸血”而已,貧困人口自身的“造血”功能是“扶”不出來的。既然“貧教”是貧困的根源,那么興教就是致富的希望。
 
     不久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重慶市委書記張德江在渝東南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座談會上提出,要大力發展民族地區教育事業,教育是基礎、是未來,是扶貧脫困的治本之策。
 
    貧困的根源是“貧教”
 
     截至2011年底,重慶武陵山區農村勞動力受教育平均年限僅為7.3年,受職業教育和技能培訓的農村人口僅占農村勞動力總數的5%和8%,掌握實用技能的農村人口僅占農村勞動力總數的3.6%
 
     直轄以來,特別是“十一五”期間,重慶武陵山區的教育事業得到較快發展。小學適齡兒童入學率達到99.5%,初中適齡人口入學率達到97%,初中畢業生升入高中階段學校的比例達到85%,市級重點中學由2005年的5所增加到10所。同時,職業教育取得了良好進展,黔江區設立了2所高職院校,每年培養技能型人才1.2萬人,勞動力轉移培訓1.6萬人。
 
    但是與全市相比,重慶武陵山區農村人口的受教育水平依然十分低下。以石柱縣為例,全縣農村人口44.25萬,其中半文盲約占0.5%,小學文化程度約占68%,初中以上文化程度僅為31.2%。
 
    農村人口受教育程度的低下,使重慶武陵山區的經濟社會發展受到了嚴重的制約。彭水縣交委主任向壽龍介紹,由于各方面因素制約,彭水縣專業人才外流嚴重,引進的人才留不住,人才缺口極大。2011年,為了開工建設一條鄉鎮道路,縣交委在全縣招賢納士。遺憾的是,全縣39個鄉鎮(街道),居然找不到一個相關的專業性技術人才,“這直接導致這條公路至今未開工。”
 
    這樣的例子在重慶武陵山區比比皆是。由于受教育程度較低,一部分農民思想觀念落后,形成了聽天由命、消極無為的人生觀;安于現狀、不思進取的生活觀;“等、靠、要”思想嚴重。
 
    同時,由于各級政府過去長期實施“送糧、送衣、送錢”的“輸血”扶貧方式,一些貧困地區的農民產生了靠上級政府救濟度日的依賴心理,失去了改變貧困的信心,消磨了戰勝貧困的意志。
 
    2010年,彭水縣普子鎮為了鼓勵農民養山羊致富,鎮里和各村共同為每只羊出資330元、農戶自己出資100元的價格為農戶購進了山羊種羊。不曾想到的是,部分農戶轉手就以200元的價格將種羊賣了出去。這樣,農戶凈賺100元,而村鎮不僅凈虧330元,靠引導農戶養山羊致富的想法也成了泡影。
 
     在采訪中記者發現,重慶武陵山區農民受教育程度低下的原因,主要有基礎教育薄弱、職業教育發展滯后和農業技能培訓不足等三個方面。
 
    在重慶武陵山區,不少村小學校舍破舊不堪,有的是坍塌半壁、四面漏風的舊祠堂,有的村小學壓根就沒有校舍,借用村民家的堂屋上課。彭水縣大埡鄉木蠟村就沒有村小學,該村7歲小女孩張雨,每天上學要步行兩個半小時,沿途盡是崎嶇危險的山路。
 
    在擁有“一區六縣”、總人口437.8萬的重慶武陵山區,2010年10月掛牌成立的重慶旅游職業學院,是該地區第一所高等職業院校。該地區職業技術教育目前仍然存在投入不足、發展滯后、人才匱乏、實習基地短缺及改革管理創新能力不足等困難。
 
     同時,該地區受過職業教育和技能培訓的農村人口僅占農村勞動力總數的5%和8%,掌握實用技能的農村人口僅占農村勞動力總數的3.6%。
 
     要改變貧困的面貌,歸根結底還是要靠廣大農民自己。因此,強化對農民的教育培訓,提高農民文化素質,改變陳舊落后的觀念,是農村脫貧致富的必由之路。
 
    基礎教育是治窮根的“換血工程”
 
    增加資金投入、改善辦學條件、提高教師素質,搞好基礎教育,將從根本上改變貧困人口的整體素質,改變貧困人口的生產、生活方式,是消除貧困、促進貧困人口人力資源開發、全面建設農村小康社會的重要途徑
 
    記者在重慶武陵山區采訪時發現,許多貧困地區缺乏教室、桌、椅、教科書等一些必要的教學設備、工具。有些教學樓由于年久失修,岌岌可危。
 
    在彭水縣新田鄉石龍村小,一口廢棄鐵鍋就是上課鐘,黑板是一塊拆下的門板,校舍更是破敗不堪。這樣的情形,在重慶武陵山區的高山小學里隨處可見。
 
    加快農村義務教育薄弱學校的改造,已成為搞好重慶武陵山區基礎教育的一項迫在眉睫的任務。
 
    市教委主任周旭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對農村義務教育薄弱學校的改造分為幾個階段,首先是基本的教學條件、住宿條件的改善,此后再考慮為農村薄弱學校配置圖書、教學實驗儀器設備、音體美等器材,提高農村義務教育質量。這部分資金投入,將采取分級負責制,即中央統籌投入、市教委重點扶持及地方政府保障性投入。周旭介紹,從今年開始,對于學生人數不足100人的村小,市教委都將以100人的標準進行補助,使村小的教學活動得到更好的保障。
 
    長期以來,公辦教師不愿意到高寒、偏遠地區執教,民辦教師的待遇太差、執教能力有限,一直是困擾重慶武陵山區基礎教育發展的難題。
 
    如何解決這一難題?
 
    一個有效的辦法是讓城市和農村的教師實現雙向良性互動,讓教師流動起來。
 
    記者從市教委了解到,為了解決高寒、偏遠地區師資力量薄弱的問題,市教委在今年出臺了一項政策,要求所有區縣公招教師都要先到農村小學執教三年。此外,周旭透露,“今年市教委將為我市貧困地區定向招聘3000名教師,這些教師主要就是分配到渝東南和渝東北的農村小學。”
 
    讓教師流動起來,不僅要讓城里的老師到農村去,還要讓農村的老師到城里來學習和交流。記者在秀山采訪時發現,秀山一中與重慶八中結成了幫扶對象。不僅重慶八中的優秀教師經常到秀山一中講課,秀山一中的老師也經常到重慶八中交流學習。這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秀山一中的教學質量,在今年的高考中,秀山一中重點本科上線359人,實現了歷史性突破。
 
    另一個辦法是在實現主城公辦教師和農村民辦教師同工同酬的同時,各級政府部門要盡力解決農村生活、教學條件艱苦等現實問題,為農村教師解決后顧之憂。
 
     記者日前從市教委得到一個好消息,今年我市將在部分農村中心校和規模較大的村小建設教師“周轉房”,建設費用全部由市教委承擔,無論是公辦還是民辦教師,只要在該學校任教,都可以免費居住“周轉房”,這將在很大程度上解決貧困地區教師住房難的問題。此外,為了鼓勵農村教師長期獻身農村基礎教育事業,各級政府部門應采取一些特殊優惠政策,比如發放生活補助、劃撥菜地、關心農村教師的婚姻、提供進修提高的機會、解決其子女入學問題等等,讓他們安心執教。
 
     職業教育是治窮根的“造血工程”
 
     職業教育是讓貧困人口掌握一技之長,解決就業的有效手段。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就讀于重慶武陵山區職校的學生,95%以上來自農村,56%以上來自貧困家庭。通過對一個貧困學生進行職業教育,為一個貧困家庭注入“造血細胞”,將帶動這個家庭脫貧致富
 
     22歲的冉慶剛在西永微電園一家電子企業上班,現在他不僅能養活自己,而且每個月還能給父母寄錢,幫家里供自己的弟弟讀書。
 
     冉慶剛的家在黔江區的一個小山村,多年來,一家人每天起早貪黑在地里忙,年收入還不到3000元。5年前,初中畢業的冉慶剛正好趕上黔江職教中心來村里招生,“學門技術,打工多條路”。于是,家里到處借錢,湊齊學費后,冉慶剛進入職教中心學習了3年。如今,工作剛兩年的冉慶剛月收入已有4000元,“現在一個月的收入超過以前一年,家里也沒那么緊巴了。”冉慶剛正計劃多攢點錢,貸款買套房子,把父母從山里接出來。
 
     在重慶武陵山區,許多年輕人正在走上與冉慶剛類似的脫貧之路,他們通過職業教育的培訓,有了一技之長,解決了就業問題,加快了家庭脫貧致富的步伐。
 
     不過,與我市其他地區相比,重慶武陵山區的職業教育發展依然存在諸多難題。比如,中職教育專業設置同質化嚴重,高職教育剛剛起步,職業教育產業基地配套不足以及高水平職業教育教師缺乏等。
 
     重慶武陵山區下一步該怎樣發展職業教育,為脫貧致富提供強有力的人才支撐呢?
 
     因地制宜,量力而行,結合當地經濟社會和特色產業的發展,培養既能服務于社會、又有一技之長的人才,是一條可行之路。
 
     地處黔江城區的重慶旅游職業學院,就是瞄準了渝東南地區擁有秀美的風光、適合發展旅游這一特點而創立的。該學院院長楊如安介紹,學校開設的旅游管理、導游、景區開發與管理、烹飪工藝與營養等專業,就是針對武陵山區旅游而專門設立的。學生畢業后,直接進入各旅行社或景點工作。“這對于貧困家庭的學生來說,學習年限短,一畢業就可就業,很有吸引力。”
 
     此外,黔江民族職教中心也探索出一條“招生—培訓—就業—跟蹤服務”一體化的路子,由企業提前開出“人才預訂單”,使貧困家庭的學生尚未畢業就可獲得就業機會,畢業后可優先進入聯辦企業“對口就業”。近3年來,黔江民族職教中心學生在奧林巴斯、三星電腦、AAC瑞聲科技等世界五百強企業的就業率達98%以上,專業對口率達90%以上,人均月收入最高在4000元以上。
 
     接受職業教育,解決就業難題,增加經濟收入,讓不少貧困家庭嘗到了甜頭。但是,面對學費和生活費,一些貧困家庭一籌莫展,這就需要各級政府大力扶持。
 
     目前,為了鼓勵貧困家庭的學生就讀職校,市委、市政府出臺了一系列扶持政策。在我市兩翼的貧困地區,就讀職校的貧困生每年能享受到2000多元的特別補助,學校每學期還有700元的生活補助。今年起,市扶貧辦與黔江民族職教中心合作,每年招收20名貧困家庭的學生進入職教中心學習,所有費用由市扶貧辦承擔,這些學生畢業后將直接進入旅游、餐飲等行業就業。“這不僅能解決這部分貧困學生的就業問題,他們還能用自己所學的知識,帶領周圍的人共同致富。”黔江民族職教中心校長張耀天告訴記者,這一招生計劃將持續4年,為80個貧困家庭注入脫貧“造血細胞”,值得大力推廣。
 
     市教委主任周旭認為,渝東南地區的職業教育除了要注重與當地社會經濟相協調外,還應在適當的時候發展更高層次的職業教育,“貧困學生讀完中職、高職,然后是應用技術本科,繼續深造還能成為該專業的研究生。”這樣才能真正實現農村勞動力向城鎮的轉移,最終實現貧困地區的脫貧致富。
 
     技能培訓是治窮根的“補血工程”
 
      實施以主導產業和新興產業為支撐的多種技能培訓,是提升貧困人口勞動技能,提高貧困人口經營、管理能力,增加貧困人口經濟收益的最快途徑
 
     黔江區金溪鎮平溪村,山高坡陡,交通不便,信息閉塞,這里的村民從未參加過農業技能培訓,一直沿襲古老的耕作方式,全村種植的苞谷、水稻、土豆的畝產量都不到正常水平的一半,村民們長期生活在溫飽線上。
 
      在重慶武陵山區的高寒、偏遠地區,像平溪村村民這樣沒有參加過農業技能培訓、手無一技之長的貧困人口還有很多,他們迫切需要通過農業技能培訓來擺脫貧困。
 
     怎樣根據當地自然環境以及農戶的生產、生活習慣,有針對性地對貧困人口進行技能培訓,讓他們快速走上脫貧致富之路呢?
 
     黔江區三塘蓋地處海拔800米以上的高山地區,自然條件惡劣,農民溫飽都不能解決。從1992年開始,鎮村兩級干部開始幫扶村民種烤煙。但由于農民種植技術低下,烤煙產量極低,不少村民都失去了信心。為此,鎮村干部組織了技術人員對農民進行“白加黑”的長期培訓。在白天,他們與煙農在地里共同勞作,現場講解烤煙種植的技術要領;到了晚上,他們就把煙農集中起來,大家相互交流種烤煙的心得,對遇到的問題,由技術人員一一解決。隨著煙農種植水平的提升,烤煙產量和質量也不斷提升,如今的三塘蓋早已實現全村脫貧。
 
     三塘蓋的經驗表明,貧困人口農業技能培訓要以主導產業和新興產業為支撐,以此提高貧困人口對實用技能的掌握,然后通過實用技能的提升帶動經濟收入的增長。
 
     近年來,在酉陽等地,出現了兩種很有特色的技能培訓模式。第一種,“田間學校”模式。選擇具有一定培訓條件的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以及農技人員、科技人員聯合創辦田間學校,作為農村貧困人口學員的培訓實習基地,學員定期或不定期到基地學習、實踐,在技術人員的帶動下,學員學到真本領。第二種,“企業委托”模式。選擇有條件的涉農企業作為農村貧困人口學員的“委托培訓基地”,培訓后直接進駐企業,讓農村貧困人口學員學用結合,實現由農民向產業工人轉變。這兩種技能培訓模式,結合了市場需求,多形式、多渠道促進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加強了貧困人口自主創業的引導和培訓,具有很大的推廣前景。
 
     當然,除了政府組織的農業技能培訓外,還應該利用社會各方面的力量,促進農村土地集中開發,帶動貧困地區農民增收。在黔江區,區農委與恒沛農業公司合作,帶領8個鄉鎮的農戶種獼猴桃,農戶將土地出租給公司后,從公司領取土地租金,自己成為恒沛公司的產業工人,加快了農民就地培訓、就近轉移就業的步伐,快速走上脫貧致富路。
 
     在全面進入知識經濟時代的今天,人力資源是最重要的戰略資源。美國著名經濟學家、人力資本理論創始人西奧德·舒爾茨通過對美國半個世紀經濟增長的研究得出結論:物質資源投資增加4.5倍,收益增加3.5倍;人力資本投資增加3.5倍,收益增加17.5倍。這足以說明人力資本對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作用。
 
     提素質、治窮根!我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聰明、勤勞的重慶武陵山區兒女,在經過基礎教育、職業教育、實用技能的培訓后,一定會走上脫貧致富的幸福大道。

 
博彩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