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类文章|博彩捕鱼
 當前位置: 首頁 -錕絳鐮旓拷锜撅拷
 
[重慶日報]對重慶武陵山區扶貧攻堅工作的調查與思考之八
 
發布時間:[2013/1/3]
 

高舉起“新黔江精神”大旗
——對重慶武陵山區扶貧攻堅工作的調查與思考之八
                                               本報記者 董延 鄒密 陳維燈
 
     1988年成立的黔江地區,所轄黔江、石柱、彭水、酉陽、秀山5個少數民族自治縣,均為國家級貧困縣。從1988年到1995年,這里的干部群眾樹起“寧愿苦干,不愿苦熬”的黔江精神大旗,在改變貧窮落后的面貌中譜寫了一曲曲壯麗的凱歌。
 
      重慶直轄以來,同處武陵山區的黔江、彭水、酉陽、秀山、石柱、武隆、豐都7區縣(自治縣)人民,在繼承“寧愿苦干,不愿苦熬”的黔江精神的同時,立足扶貧攻堅的新情況新問題,緊密結合當地經濟社會實際,以艱苦奮斗、開拓進取、改革創新、敢為人先的新實踐,不斷豐富和完善黔江精神,賦予了黔江精神新的內涵。
 
    “新黔江精神”的核心內容是:“苦干敢干加會干”。
 
    “不苦干,永遠沒有脫貧的希望”
 
    “苦干”不是蠻干,而是在基礎條件最差、發展水平最低、貧困程度最深的環境下,以戰天斗地的勇氣,艱苦創業,一步一個腳印地干下去
 
      重慶直轄市設立以來,武陵山地區的干部群眾負重自強,埋頭苦干,實現了經濟社會快速健康發展:經濟總量增長近6倍,財政收入增長11倍,工業增加值增加7倍多,城鄉居民收入增長近4倍。
 
      同時,重慶武陵山區的發展得到國家政策的專門扶持;隨著渝懷鐵路、渝湘高速公路、滬渝高速公路全線開通和武陵山機場通航,其區位優勢也進一步凸顯;境內豐富的動植物、礦產、水能、旅游等資源,為其可持續發展提供了基礎條件。
 
     為何還要繼續“苦干”?
 
     這是因為重慶武陵山區仍然是全市基礎條件最差、發展水平最低、貧困程度最深的地區,是全市統籌城鄉發展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重中之重、難中之難。
 
      廣大農村落后的基礎條件,一定程度消解了“鐵公機”發展帶來的區位優勢;作為全市經濟實力最弱的地區,捉襟見肘的財力也讓當地的資源優勢難以轉化成經濟優勢;55.3萬貧困人口,有一半貧困人口生活在高寒偏遠山區,尤其是還有年收入低于1144元的絕對貧困人口10多萬人,他們是扶貧攻堅最難啃的“硬骨頭”。雖然享有國家政策的專門扶持,但政策支持、資金投入、產業發展是一個逐步推進的過程,絕大部分地區難以在短時間內得到足夠的幫扶。正因為有這些實際困難,重慶武陵山區的干部群眾要盡快改變貧困地區的落后狀況,還必須繼續發揚“寧愿苦干,不愿苦熬”的黔江精神。
 
     對貧困山區的群眾來說,所謂“苦干”,就是要有“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決心,就是要有戰天斗地的勇氣,就是要有忘我付出的勞動激情,用勤勞的雙手修建基礎設施,發展扶貧產業。
 
     豐都栗子鄉聯合村一社到村委會有3.6公里,原來不通公路,村民背一袋糧食到公路邊,需要2小時,根本無法走出貧困的陰影。本報記者調查的一社村民蒲連生所在的上堂屋院子原來有13戶近60人,現在只有3戶11個人,大部分整家外出。從2003年起,一社村民拿出微薄的積蓄用于修路,并且主要靠留在村里的老人、婦女,這條路一直斷斷續續修了8年,直到去年才修完最后300米。蒲連生說,修這條路,大家費不盡的苦力,而且這條路下雨時還無法通行,但大家都沒有怨言,還是寧愿苦干,不愿苦熬,現在大家最大的夢想,就是想把這條路改建成碎石路。
 
      對貧困山區的干部來說,所謂“苦干”,就是要有扎根基層的樸實工作作風,就是要有善于發動群眾的工作方法,就是要有知難而上的工作熱情,用無私奉獻的精神,積極為農民脫貧致富出謀劃策,指導他們的生產、生活。
 
     從1992年至今,黔江區白土鄉的干部一直幫助鄉里的高寒山區三塘蓋發展烤煙,整整堅持了20年。每到烤煙種植和收購時節,鄉里都要派出8到10名干部,到三塘蓋推廣新技術,維持收購秩序。這些干部每年要在三塘蓋待10個月以上,20年前前后后有大約30名干部幫扶三塘蓋,讓三塘蓋的農民走上了致富的道路。以前,三塘蓋的農民只有包谷面吃。2002年,三塘蓋靠種烤煙摘掉了“貧困帽”。去年,三塘蓋已種有優質烤煙4000多畝,年產值達1200多萬元,種煙戶戶均收入7萬多元。
 
     “不敢干,再好的機遇也會擦肩而過”
 
     “敢干”不是逞匹夫之勇,而是在于正視差距,審時度勢,搶抓機遇,果斷出手
 
      在重慶武陵山區干部群眾不斷“苦干”,攻克扶貧路上一個又一個艱巨“堡壘”的同時,他們面臨的形勢和任務已發生了重要變化——
 
     從全國來看,在農村居民的生存和溫飽問題基本解決后,中央已決定實施新一輪扶貧開發戰略,把連片特困地區作為扶貧開發的主戰場,并在武陵山片區率先開展試點。
 
     從全市來看,直轄15年來,盡管重慶武陵山區的扶貧開發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仍存在“在落后中發展,在發展中落后”的狀況,與全市經濟社會發展的整體水平相比,差距在不斷拉大,這個區域也成為制約重慶建設國家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的“短板”和“軟肋”。
 
     機遇降臨稍縱即逝,差距拉大催人奮進。要搶抓機遇,實現跨越式發展,僅僅只靠“苦干”是不行的,還必須“敢干”、“會干”。
 
     所謂“敢干”,就是在深刻分析國際國內形勢,充分認清自身在資源、生態等方面的相對優勢后,敢于搶抓機遇,果斷出擊,合理布局,以市場為導向,通過科學規劃,有效組織,把資源優勢轉變為經濟優勢。
 
      武隆縣近年來在旅游開發上的“大手筆”,是對“敢干”的生動詮釋。渾然天成的天坑地縫、鬼斧神工的天生硚群、南方罕有的高山草原……時至今日,武隆已是享譽中外的旅游度假勝地,擁有世界自然遺產、國家5A級風景旅游區、國家地質公園等桂冠,但在重慶直轄之時,它只有一處賺取門票收入的芙蓉洞景區。
 
     2004年,武隆縣確立了旅游強縣戰略,并認為應該用世界的眼光來看待境內的旅游資源,隨即向市政府遞交了將芙蓉洞納入“中國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遺產”項目的申請。在它的身后,有幾十處來自國內的競爭者,其中包括我市的三處景區。在接下來的3年里,武隆舉全縣之力,完成了54處環境整治,在2007年成功申報世界自然遺產。
 
    “申遺”的成功,讓武隆旅游飛速發展。去年,全縣共接待游客1329萬人次,旅游收入達到65.72億元。有1.2萬戶農民從事旅游業,收入比以前翻了好幾番。
 
     所謂“敢干”,就是能洞悉國際國內市場,善于謀劃,想人之所不敢想,而且勇于拍板,長于統籌,精心包裝,于平凡之處創造精彩,最終贏得市場。
 
     以前,在重慶及周邊地區,酉陽縣的旅游資源并不突出,只有桃花源景區和龔灘古鎮在周邊地區有一些知名度,因此,旅游產業在酉陽縣域經濟的發展中,長期以來只是一個小“配角”。但是,從2008年開始,酉陽出人意料地提出把旅游產業作為“二次創業”的突破口,并成功地包裝出一個個國家級品牌,創造了旅游產業“無中生有”的傳奇。
 
     2009年2月,酉陽只用了5個月時間,就成功地把金銀山申報為國家森林公園。緊接著,又打破土家人千年的舊習俗,把縣城周邊的2864座墳墓搬進了公墓,使得縣里最重要的桃花源景區在今年2月獲評為5A級景區。有了這兩塊國家級的“金字招牌”,酉陽旅游知名度大增,游客絡繹不絕。
 
     通過整合資源,酉陽以桃花源景區為核心,擁有了桃花源、龔灘、酉水河、阿蓬江等六大景區。據統計,去年酉陽共接待游客260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8.32億元,是2006年的10.5倍和11.3倍。目前,前往酉陽的游客數量還在以每年50%的速度上升。
 
     “不會干,根本談不上先行先試”
 
     “會干”就是要先行先試,大膽開拓,深入探索區域發展和扶貧攻堅的新機制、新體制、新模式,最終干成事
 
      當前,擺在重慶武陵山區干部群眾面前的,是一道前所未有的課題:武陵山片區已成為我國區域發展與扶貧攻堅試點區域,他們必須為打好這一攻堅戰先行先試,積累經驗。
 
     這也是一道極難破解的課題:集中連片的特殊困難地區,生態環境十分脆弱,生存條件異常惡劣,自然災害頻繁發生,人口受教育程度低,基礎設施和社會事業嚴重滯后,貧困問題存在著區域性、綜合性、復雜性的特征,一般經濟增長難以拉動,單項扶貧措施難以奏效,常規工作難以改變。國務院副總理回良玉指出,將連片特困地區作為新階段扶貧攻堅主戰場,深入探索區域發展和扶貧攻堅的新機制、新體制和新模式,是國家扶貧開發戰略的重大創新,必將有力地推動扶貧事業又好又快發展。
 
      如果說“苦干”彰顯韌勁,“敢干”表明勇氣,而“會干”則體現了智慧。光有“苦干”、“敢干”,沒有“會干”,就無法打好這一場扶貧攻堅戰,也無法達到中央提出的要發揮示范作用的要求,更辜負了中央賦予的可以先行先試的“特權”。
 
      具體來說,“會干”就是要有認清事物的本質的能力,采取科學的方法,讓貧困地區實現可持續發展。
 
      以前,黔江區石會鎮中元村全村7個村民小組,有4個小組都位于海拔800米以上的高寒山區,而且都不通公路。因此,山上雖然地多,但種的包谷、土豆、紅苕都變不成錢,好不容易養一頭肥豬,需要4個壯漢抬下山賣,扣除人力和成本,就只能收入一條豬腿的錢。由于農民居住分散,修建基礎設施的代價太高。據測算,從村委會修一條路通往山上,要四五百萬元,而且還只能解決部分農民的出行。
 
      從2007年10月開始,黔江區有關部門投入100多萬元,完善了水、電、路等基礎設施,建起了移民新村,供高山移民居住,目前,移民新村已入住75戶移民。針對山下人多地少的特點,黔江區扶貧部門專門為高山移民量身定做了配套產業,以蠶桑為主,同時種植銀耳、養殖生豬,發展鄉村旅游。正是通過高山移民和發展配套產業,中元村摘掉了“貧困帽”,并成為市級扶貧“示范村”。
 
      據了解,像中元村這樣“一方水土不能養活一方人”的高寒山區,如何才能改變農民的貧困狀況,一直是重慶武陵山區干部群眾面臨的難題。從2004年以來,他們探索出了高山移民的辦法,讓10萬農民告別高山,徹底改變了生存環境。
 
     “會干”就是要有善于把握全局的能力,采取綜合統籌的辦法,讓貧困地區穩定地發展。
 
     1999年,武隆縣在實現成建制越溫達標后,變“輸血式”扶貧為“造血式”扶貧,走出了一條“成片開發、綜合治理、產業帶動、整體推進”的區域性整片推進的扶貧開發新路子。
 
      武隆縣根據貧困人口主要集中在深山區、石山區、高山區和邊遠地區的實際,把較貧窮的區域分為仙女山、白馬山、芙蓉湖、楊柳山、桐梓山五大片區。然后對這五大片區進行整體規劃,按照成片開發,分步實施的原則,集中資金、物力,對片區進行科學的基礎設施改造、發展產業和社會事業,以達到整體推進的扶貧目標。
 
     據統計,五大片區已累計完成投資6.8億元,率先啟動的仙女山片區基礎設施明顯改善,基礎產業快速發展,人口素質日益提高,城鎮和新農村建設加速推進,片區貧困人口發生率由2005年的30%降到5%,初步實現整體脫貧。目前,武隆探索出的這一行之有效的扶貧方法,得到國務院扶貧辦的肯定,被譽為“武隆模式”。
 
    “會干”還要突破慣性思維的桎梏,在扶貧工作中出新招、實招,實現跨越式發展。
 
     今年,黔江區打破“為了扶貧而扶貧”的慣性思維模式,創新性地提出,未來5年,按照“大力度、加速度、超常規、跨越式”發展要求,全力推進“4個1”相對集中居住體系建設。
 
    具體來講,“4個1”是指1個中心城區、10個重點集鎮、100個農民新村、1000個特色院落,實施移民搬遷3萬人,推動農村貧困人口相對集中居住。
 
     據介紹,黔江區每年將安排5000萬元專項資金用于“4個1”居住體系建設,把異地搬遷扶貧、產業扶貧和公共服務基礎設施建設全部納入“4個1”體系進行統籌安排,以城鎮化促進經濟發展和扶貧開發,實現人口科學合理布局,全面改善城鄉居民居住、生產、生活條件,探索扶貧開發地區城鄉一體化,走出脫貧致富的新路子。
 
      旗幟是動力、旗幟是方向。在武陵山片區扶貧攻堅進入嶄新歷史階段的今天,我們高擎起“苦干敢干加會干”的“新黔江精神”的大旗,歸根結底,就是要弘揚一種不畏艱難、奮起直追的自強精神,就是要強調一種積極作為、搶抓機遇的進取精神,就是要倡導一種大膽嘗試、勇于開拓的創新精神,讓“新黔江精神”成為重慶武陵山區干部群眾的精神財富,成為加快重慶武陵山區發展的內在動力。

 
博彩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