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类文章|博彩捕鱼
 當前位置: 首頁 -鑰侊拷^鍙詫拷
 
紅三軍入石二三事
 
發布時間:[2014/5/25]
 

                  

閱讀提示:

19295月,紅三軍在賀龍、關向應的率領下,從洪湖蘇區迂回到鄂川邊。為了擴大游擊區,賀龍命第三特科大隊長黃子全帶隊入川,在今重慶市石柱革命老區的雙河口(楓木鄉)、冷水溪(冷水鎮)、萬勝壩(黃水鎮)等地打游擊。紅軍進入石柱縣,通過廣泛發動群眾,宣傳土地革命政策,打富濟貧,團結黎家壩“八德會”和黃水壩“神兵”等農民革命武裝,分化互解敵對勢力,建立聯合統一戰線,沉重打擊了國民黨地方反動勢力,點燃了革命斗爭的熊熊火焰。

 

(一)游擊雙河口   震懾李茂生

 雙河口(今楓木鄉)位于渝東革命老區石柱自治縣東北部邊緣,東與湖北省利川縣魚龍等鄉接壤,西距石柱縣城73 Km,因地處三箭溪與大魚溪匯合處而得名。此地山大林密,溝壑縱橫,從前是四川通往湖北的古驛道和“川鹽銷楚”的必經之地。民國初年設鄉,爾后又設邊貿市場,是川鄂邊境上較為繁榮的小場鎮。

 雙河口山高皇帝遠,民團團首李茂生,便是這川鄂邊境上的土皇帝。其父李二克,靠販賣鹽起家,后辦團練,充任團首,利用權勢狂妄霸道,橫行鄉里,無惡不作,百姓對其恨之入骨。1927年秋,有殺父之仇和奪妻之恨的高莊坪鄉民向天柱、紅廟子鄉民冉瑞明2人前往黎家壩“八德會”總部哭訴,并帶會兵襲擊雙河口,殺了李二克及一家7口。李茂生當晚在白洋塘賭錢未歸,聞訊后倉惶逃往萬縣,投身軍閥楊森名下。適逢楊森正招兵買馬,李茂生投其所好,夸海口承諾為其招一個營的兵,被破格委任為少校營長。李茂生趾高氣揚地返回雙河口,正神氣十足地在川鄂邊招兵買馬時,不料楊森因爭地盤被軍閥劉湘打敗,只好敗興地將楊森給他的30余只槍,在雙河口辦起了民團,又拿錢在縣團防局買了一紙委任狀,當上了團首。有槍就是草頭王,自當上了團首,便在鹽道上設關卡,強收商販過路錢,還對轄區百姓強征稅賦,占山奪田,恃強凌弱。短短幾年光景,李茂生家業大發,田租已達1000余石,山場2000余畝,不僅成為當地收租大戶,而且是川鄂邊境飛揚跋扈的地頭蛇。當地百姓見他張狂勝過其老子,咒他不得好死。便為其作了一首山歌傳唱:

李老爺呀真霸道,恃強凌弱超二克;

老天那日降報應,五雷轟頂門滅。

    19277月中旬,黃子全受賀龍派遣,率特科大隊60余名紅軍戰士從利川魚泉口進入雙河口境內,在紅廟子、鄧家壩、楓木臺等地發動群眾,襲稅卡、打土豪。僅李茂生設置的稅卡在1月之內被拔掉3個,損失銀元近100塊、槍支10余條。紅軍的到來使李茂生危機四伏,驚恐不安。特科大隊的旗號是賀龍紅二軍團,而賀龍在前不久已率部攻下與雙河口毗鄰的利川汪家營,殺了多年來欺壓百姓的土霸 王李長青,其威名早已遠播鄂川邊。李茂生自知手下的30幾號人槍,在當地嚇唬老百姓綽綽有余,而要動刀動槍與紅軍硬碰,豈不是拿雞蛋往石頭上砸。打,只能是自取滅亡;逃,又舍不得拋家棄業。無奈之下,嚴令團丁日夜防守,自己卻拖家帶口龜縮在碉樓里,晝夜不敢出門,惶惶不可終日,生怕紅軍前來攻打。當地百姓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編了一首山歌形容其狼狽:

         李大團首不咋樣,干人面前逞豪強;

         紅軍來了嚇破膽,縮進籠子心發慌。

      紅軍通過偵察,了解到李茂生的心理狀態,便托老鄉給李茂生捎話,言明再不勒索百姓,不與紅軍為敵,紅軍可以不進駐雙河口場,但前提是開倉放糧,捐出300石糧食救濟貧苦百姓度夏荒,同時為紅軍資助大洋300塊作軍資。否則,3日之后將進攻雙河場。李接信后,權衡2日,無可奈何地對楊師爺說:“大丈夫能屈能伸,為使雙河場百姓免遭涂炭,我李某人就暫且忍讓一回罷了!”次日便委托師爺帶上大洋300塊,到楓木臺向紅軍告饒,表示絕不與紅軍為敵,乞求紅軍別攻打雙河口場。為表示尊從紅軍所言,還打開糧倉,將350余石糧食交紅軍分發給了群眾,在鄧家壩買了兩頭肥豬慰勞紅軍。當地百姓敬仰紅軍,編了一首啰兒調廣為傳唱:

             紅軍那個舍,英雄漢啰喂。

             不費一槍嘛啰兒,鎮閻羅喲喂。

 開倉放糧舍,濟貧困啰喂。

 李爺口吞嘛啰兒,苦黃連啰喂。

李茂生不得已用錢糧消災,實屬兵少將寡,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紅軍撤離后,又在轄區強行攤派,購置武器彈藥,擴充實力。

19307月,李茂生親率團隊到魚池壩,配合國民黨陳蘭亭部萬倫團“圍剿”四川紅軍第二路游擊隊;同年8月,又在王家壩配合國民黨陳蘭亭部張曉平團“圍剿”四川紅軍第三路游擊隊,親手屠殺紅軍游擊隊指戰員多人,欠下了一筆筆血債。當年冬,李茂生與石家壩大團閥王家泰爭地盤吃了虧,便挑唆張曉平團滅掉王家泰,被王家泰派族弟王家斌將其伏擊暗殺。

        (二)劍指黃水場   向大林借道

      黃水壩以其場鎮邊的小溪——黃水河水呈黃色而得名。它位于石柱縣境東部,距縣城68Km,是川鄂兩省往來之咽喉。此地山場廣闊、植被良茂,以盛產黃連而聞名于世,有“中國黃連之鄉”之美譽。來自全國各地的藥商,往來于川鄂之間的馬幫,靠下苦力背鹽銷楚的力夫絡繹不絕,是石柱縣最為繁華的重鎮之一。人們羨慕黃水場鎮繁榮,編有一首順口溜形容其富庶:

       川鄂重鎮黃水場,方圓百里就數它;

 人來客往升財快,可恨都進富豪家。

時任黃水鄉長兼民團團首向大林,通過其父辦團練起家,時下有50余人槍,撐紅吃黑,強拿卡要。兩代人的經營,年收租谷超1000石,置有山場1000余傾,年收黃連5000余㎏,商鋪連批,坐收漁利,在川鄂邊區是大豪強之一。當地百姓形容向大林有錢有勢,編有一首順口溜:

   黃水有個向大林,父子兩代黑財忙;

    買通上司當鄉長,撐紅吃黑太猖狂。

向大林雖說在黃水壩是土霸王,但并非石柱縣東北部的老大。在軍閥割據、豪強稱雄的時代,團閥之間也存在明爭暗斗,甚至明火執仗為爭利公開沖突。與黃水壩毗鄰的石家場大團閥王家泰,手下有200余人槍,其勢力遠比向大林強悍。王家泰不時依仗勢力,將手伸向毗鄰鄉鎮,在他人轄區強征稅賦,勒索鄉民,搞得四鄰雞飛狗跳、不得安寧。當紅軍在黃水壩一帶頻繁活動時,向大林也心驚肉跳,生怕紅軍前來找麻煩。正當向大林驚恐不定時,王家泰卻派部屬到向的轄區強征捐款,向大林親赴石家場與王論理,結果反被王奚落。向大林忍無可忍,便派親信前往萬勝壩與紅軍接洽,想借紅軍之手而泄憤。黃子全見向主動來聯系,也認為是分化團閥勢力的好時機,便按約定前往青杠坪與向大林面談。在洽談中,向愿意為紅軍在錢糧、彈藥及情報等方面提供必要的協助,望紅軍助力鏟除或削弱王家泰的勢力。黃子全則承諾,只要向大林不干擾紅軍在其境內的活動,拿出一部分糧食救濟百姓度夏荒,紅軍打王家泰時必須借道,就不會襲擊黃水場鎮。雙方達成共識后,向大林給特科大隊送去大洋500塊、步槍5支,子彈500發、馬尾彈20枚,還開倉拿出400石糧食濟貧。萬勝壩一位老者首次見向大林如此慷慨,編了一首順口溜譏諷向大林:

 向爺素來耍威風,遇到紅軍大不同;

         親手奉上銀和槍,只為借刀除塌兇。

當紅軍攻打石家壩團防隊時,向大林派親信帶路,并借道讓紅軍從黃水場鎮過境。后來,向大林與王家泰之間的矛盾在國民黨石柱縣政府的協調下得以和解,便于次年7月親率團隊配合國民黨陳蘭亭部萬倫團在魚池鎮襲擊四川紅軍第二路游擊隊;8月又配合張曉平團在王家壩西樂坪“圍剿”四川紅軍第三路游擊隊;19346月又率團隊在冷水鄉竹子營圍攻川邊鄂紅軍游擊總隊,屠殺紅軍指揮員,大肆搜捕我黨地下工作者,犯下了不可饒恕的滔天罪行,全國解放后被人民政府鎮壓。

 

   (三)奇襲石家場  攻打王家泰

石家場位于石柱縣東北部,距縣城60㏎,是三區區府所在地。此地物產豐富,錢糧富庶,是大團閥王家泰經營多年的老巢。據傳明代一石姓石匠在此修建石拱橋,橋成人亡,人民為了紀念他,因而將此命名為“石家壩(場)”。

黃子全率特科大隊在雙河口、黃水鎮一帶活動時,先后結識了黎家壩“八德會”派往黃水壩吳家院子操練會兵的分隊長譚祥祿、譚祥壽和川鄂邊“神兵”領袖李寬文在石柱的門徒、雙河口馬道子的冉光滋、黃水回面坡的冉廣壽等頭領。為了打擊團閥勢力,黃子全在吳家院子與譚祥祿、譚祥壽、冉廣滋、冉廣壽議定:3路人馬聯合起來,合力攻打石柱縣東北部大團閥王家泰。

王家泰堪稱石柱東北部最大的霸主,也是最大的富豪,其家庭之富有、政治和軍事實力之雄厚,在川鄂邊區是獨一無二的。其祖父王明典,在成都為官多年,是石柱縣晚晴時最大的宦官。其父王盛景,靠祖上余蔭買田置地,年收租金2000余石。到了王家泰這一代,靠實力明奪暗搶,兄弟3人田連阡陌,僅王家泰就年收租谷2000余石。王家泰靠辦民團擴張勢力,最盛時擁有250余人槍,是石柱縣3大團防之一和裝備最精良的團防武裝。王家泰是“義”字號袍哥大爺,又兼任石家鎮長和3區區長,有錢有勢,強占民田、欺男霸女,無惡不作,是川鄂邊區百姓深惡痛絕的大惡霸。

王家泰家宅原本在石家場。后來聽風水先生說,據場鎮3㏎之遙的姚家院子是方圓百里最佳的風水寶地,便與姚家相商,愿出高價購買,但姚姓人家雖是窮家小戶,卻死活不肯給王大人面子,一再堅持不賣這塊祖業。惱羞成怒的王家泰,便把姚家安了個通匪罪名,將其一家老小抓到鎮公所關押起來,折磨得死去活來。姚家無奈,只得以宅房贖身后逃亡他鄉。王家泰得到了這塊風水寶地之后,便大興土木,在姚家院建了一座占地5000余㎡的2幢3層洋樓莊園。1923年黎家壩“八德會”武裝起義后,派會兵夜襲王氏莊院,同時焚火將莊園燒毀。兩年后,王家泰又在原址重建,比原房更高雅堂煌,在石柱東北部獨一無二。王家泰深知樹敵太多,為了安全防患,便在莊園的右側用大青石條砌了一座5層高的碉樓,除頂樓外,各層四周都有鐵柵欄窗和射擊孔。他屬下的團防大隊,除2個中隊駐守石家場鎮外,還留1個中隊為其看家護院。王家泰出門,不是騎馬就是坐轎,前呼后擁的親兵達40余人,耀武揚威,不可一世。3區百姓對王家泰恨之入骨,有人編了一首山歌形容其霸道:

    三區土豪王家泰,勢力彪悍獨一方,

 不擇手段搶民田,欺男霸女太猖狂

1929818午夜,黃子全按事前商定的方案,自帶特科大隊從萬勝鎮出發,借道黃水場,在向大林親信的向導下,經三塊石直插石家場,向駐守在鎮上關帝廟的兩個團防中隊進攻。拂曉時,特科大隊悄無聲息地將關帝廟團團包圍。黃子全命1名戰士越過圍墻,打開關帝廟大門,戰士們魚貫而入,對熟睡在兩廂的團隊投擲以密集的手榴彈。睡夢中的兵丁被炸得血肉橫飛,不死即傷。沒死的來不及穿衣拿槍,赤身裸體朝廟大門奔逃,被守在大門兩側的紅軍戰士用密集的火力擊斃。廂房里、院壩內,橫七豎八地躺滿了團防兵丁的尸體。不到半個小時,駐扎在關帝廟的兩個中隊兵丁皆被全殲。只有住在鎮公所的一中隊長王洪壽,聽到隔壁關帝廟傳來激烈的爆炸聲,情知不妙,在2名貼身親兵的保護下,翻窗跳入后園菜地,慌不擇路地朝王家泰莊園逃去。黃子全命迅速打掃完戰場,帶著繳獲的槍支彈藥,馬不停蹄地向王家泰莊園進發。后來鄉民得知王家泰的這兩個團防中隊盡數被,編了一首羅兒調傳唱:

石家團防舍,作惡多喲喂;

  狐假虎威嘛啰兒啰,刮民財喲喂。

紅軍天降舍,石家場喲喂;

 一夜之間嘛啰兒啰,滅孽障喲喂。

當黃子全率特科大隊從石家場向王家泰莊園進發時,“八德會”分隊長譚祥祿、譚祥壽率200余名會兵,從吳家院子出發,經老房子、喬家溝抵達王家泰駐地,從莊園正面發起進攻;“神兵”領袖李寬文及弟子冉廣滋、冉廣壽率200余名“神兵”從回面坡出發,經鏵頭嘴過大梁子,在同一時間到達,從莊園東南面進攻。然而就在特科大隊襲擊石家場關帝廟的團防中隊時,激烈的爆炸聲早已驚醒了熟睡中的王家泰,正在驚疑時,從鎮公所逃回的王洪壽失魂落魄地跑來報告,說場鎮已被“棒老二”襲擊了,請王家泰快速應變。而就在此時,3路人馬已抵達莊園,火把通明,喊殺聲震天。驚慌失措的王家泰,急忙帶領護院兵丁保護家小躲進碉樓,聲嘶力竭地揮著手槍命兵丁向外開槍射擊,阻攔向碉堡進攻的人群。黃子全見狀,便命在碉樓周圍架起事先準備好的云梯,戰士們頭頂用水澆濕的棉被,冒著槍林彈雨,向碉堡發起強攻。守樓兵丁則用鋼叉從窗內一次次將云梯推倒,使進攻受阻。李寬文見狀,單膝跪地,一聲大吼:“白馬將軍,刀砍不動;槍打不進,殺呀!”手持一把大砍刀,飛身登上云梯。當攀登到第4樓時,被困守碉樓的兵丁擊中頭部,跌落下地,頓時昏迷過去。黃子全見久攻不下,恐鄰近團防前來夾擊,急令撤退,并率部護送李寬文返回利川。在撤退時,冉廣滋命“神兵”在莊園四下放火,熊熊烈火又一次將王家泰莊園化為灰燼。周圍百姓見王家泰苦心打造的莊園再次被焚毀,興奮不已,作了一首羅兒調四方傳唱:

 紅軍攻打舍,王家莊啰喂;

 家泰落魄嘛啰兒,縮碉樓喲喂。

 可惜莊園舍,值千金喲喂;

 一夜之間嘛啰兒,變成灰喲喂。

王家泰憑借碉樓僥幸保全了性命,但損失了兩個中隊和莊園,元氣大傷,事過許久仍心驚膽顫,發誓要報仇雪恨。19308月中旬,四川紅軍第三路游擊隊奉命東進鄂西。在王家壩西樂坪休整時,王家泰糾集各地反動武裝,配合國民黨陳蘭亭部張曉平團“圍剿”,屠殺紅軍游擊隊指戰員1000余人。這個雙手沾滿革命者鮮血的儈子手,全國解放后被人民政府押到老房子(解放后原石家鄉糧站)鎮壓。( 樂 哈正武)

 
博彩类文章 快乐12走势图如何 北京快3中奖助手下载 香港惠澤社群 欢乐生肖游戏怎么玩 和巴西队队服一样的俱乐部 云南行 赛马会四肖中特图 体彩六码最大遗漏组六 世界杯足球国家队球服 排3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