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类文章|博彩捕鱼
 當前位置: 首頁 -鑰佸崁鍙茶┍
 
酉陽南腰界游擊隊員符治義守護紅旗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9/1/2]
 

圖①:酉陽南腰界。

核心提示

1934年,由于國民黨重兵“圍剿”,紅軍第三軍損失慘重。6月4日,賀龍、關向應率領紅三軍來到湘鄂川黔四省交界的酉陽南腰界。

在這里的4個多月里,紅三軍建立了以酉陽南腰界為中心的黔東特區革命根據地(包括1個特區、17個區蘇維埃政權、100多個鄉蘇維埃政權)。同年10月,任弼時、蕭克、王震率紅六軍團與紅三軍會師于此。

南腰界游擊大隊(當時4支游擊大隊之一)隊員符治義從一個放牛娃成長為優秀游擊隊員的經歷,正是紅軍將革命火種播撒在這塊紅色土地上的見證。

1975年初秋的一個早晨,天剛蒙蒙亮,從酉陽南腰界到貴州木黃的山頭間,一個身影正朝木黃螞蟥山行走。

這個身影是家住南腰界鎮紅巖村的符治義。

符治義曾是南腰界游擊大隊隊員,右腿在戰斗中受過傷的他,一瘸一拐地來到螞蟥山的一個山洞前。

看到當年自己用石頭在洞口刻下的標記還在,抑制住內心的激動,符治義小心翼翼地扒開草叢——一支長約1米多的旗桿、一柄旗刀(因紅旗旗桿頂部形似小刀而得名),以及一個銹跡斑斑的旗籠(裝紅旗的鐵籠),赫然出現。

剎那間,符治義的眼前浮現出41年前,賀龍帶領他們宣誓加入紅軍游擊隊時的情形。

“這是賀將軍交給游擊隊的戰旗,今天我把它找回來,交還給政府。”那天,直到天黑,符治義才回到家,面對圍觀的鄉親們,他這樣說。

圖②:位于南腰界的紅三軍司令部舊址。

革命

“我們紅軍只打土豪惡霸,保護受苦老百姓!”

7月26日一大早,我們從酉陽縣城出發,往西南方向,沿鳳凰山盤旋而上。車行半山腰時,公路邊出現一塊紅色旗幟模樣的石碑,上面刻著醒目的幾個字——紅色南腰界。

“賀龍是1934年6月4日從貴州曉景來到南腰界的。”南腰界鎮文化服務中心主任黃孝忠介紹。在他的引導下,我們走進位于南腰界正街東頭一個四五百平方米的大院。

這里是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司令部舊址。“這院子原本是清末秀才余蘭城的住宅,叫余家桶子。”黃孝忠說,賀龍在南腰界時,司令部就駐扎在余家桶子,部隊分散住在方圓幾里的村寨。

“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之所以選擇以南腰界為中心建革命根據地,原因之一是這里地處湘鄂川黔四省邊區結合地帶,人口多、兵員廣,有利于隊伍的壯大。”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紅色景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白明躍說,但紅軍剛來南腰界時,不明實情的老百姓受國民黨謠言的蠱惑,紛紛躲了起來。

于是,紅軍便挨家挨戶做思想工作。符治義就是在這個時候參加游擊隊的。

住在南腰界紅巖村的符寧江是符治義的兒子。他告訴我們,父親以前給一冉姓地主家放牛。有一天,17歲的符治義正在余家桶子附近的山坡上放牛,一位身穿軍裝的干部走上前來,請他進院子喝水、歇腳。

符寧江打小就常聽父親回憶當時的情景——

院子里,有幾個戰士正在劈柴。其中一個蓄著濃密一字胡的魁偉大漢走過來,握住他的手說:“老鄉啊,讓你們受驚了!快拿板凳來坐。”

這個人便是賀龍。賀龍跟符治義拉起家常,還挽留他一起吃飯。“你們把躲出去的群眾都喊回來,生產的照樣生產,教書的照樣教書,做生意的照常做生意。”臨走時,賀龍指著院子上方飄揚的紅旗對符治義等人說,“你們看,那上面的鐮刀代表農民,斧頭代表要砸出一個新世界。我們紅軍只打土豪惡霸,專門保護受苦老百姓!”

圖③:南腰界游擊隊員符治義(攝于上世紀70年代)。

誓言

“打鐵不怕火燙腳,革命不怕砍腦殼!”

從余家桶子出來,向右拐,便是紅軍街。這條不足一公里長的街道上,密布著當年的紅軍醫院、紅軍大學等十余處文物景點。

經過忠烈祠時,符寧江告訴我們:“父親在給地主放牛時沒少挨打,經常不給飯吃。看到這支部隊是為受苦老百姓鬧革命,就下定決心跟著干。”

正是在忠烈祠,符治義、冉隆昌、陳顯朝、池寬成等30多人,參加了賀龍主持召開的群眾積極分子會議。會后,大家分別到自己住的村子去發動群眾。

“我們是工農紅軍,打倒土豪,窮人要翻身……”這首歌是駐南腰界的紅軍教符治義唱的。后來,符治義在發動群眾鬧革命的過程中,又教給老百姓唱。“我從小就常聽父親唱這首歌。”至今已62歲的符寧江仍能很熟練地哼唱此曲。

經過一個多月的宣傳工作,南腰界周圍各地的游擊隊陸續建立起來,隊員總共有八九百人。

繼續沿紅軍街的青石板路前行,我們來到位于紅軍街東軒門的土地廟。

“一、推翻帝國主義的統治;二、沒收外國資本家的企業和銀行;三、統一中國,承認民族自決權……”在土地廟的墻上,留有當年紅三軍宣傳隊長樊哲祥用毛筆書寫的中國共產黨十大政綱,落款是“紅三軍宣”。至今字跡依然清晰完整,十分醒目。

當年,符治義就是在這里宣誓正式加入南腰界游擊大隊的。幾十個游擊隊員成兩列橫隊,站立在南腰界街口的土地廟前。符治義筆直地站在中間,面對土地廟墻上寫著的中國共產黨十大政綱,舉起右手,莊嚴宣誓。

宣誓后,賀龍給游擊大隊隊長授了紅旗和槍支。“紅旗是革命的象征,槍支是革命的武器,我們要用槍支和生命保護紅旗,將革命進行到底!大家有信心嗎?”

“打鐵不怕火燙腳,革命不怕砍腦殼!”符治義和大家一起響亮地回應著賀龍。

 

圖④:當年,符治義把旗刀等文物交給政府時,相關部門開的證明。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記者魏中元拍攝、翻拍。

護旗

“戰士可以倒下,但紅旗不能倒地!”

1934年10月27日,紅三軍和紅六軍團兩支隊伍在南腰界舉行了會師大會,符治義驕傲地站在隊伍中。

從余家桶子下行幾百米,我們來到當年會師大會的會場——貓洞大田。昔日這里是一片金黃的稻田,如今屹立于此的會師紀念碑,似乎仍在默默地訴說那一段輝煌的往事。

在幾塊簡易的木板搭成的主席臺上,賀龍、任弼時、蕭克等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臺下,紅旗飄揚,歌聲震天;田野里、山崗上,到處是歡呼雀躍的紅軍……這是符治義常常給符寧江兄弟倆描述的情形。

然而,當時的形勢不容樂觀。“六軍團的同志來到這里,按理是該休息的。但蔣介石不讓我們休息。黔東根據地是新近開辟的,還不很鞏固、可靠。”賀龍在會師大會上如是說。于是,會師大會翌日,賀龍便揮師挺進湘西。

為了掩護大部隊,符治義所在的南腰界游擊大隊在木黃螞蟥山一帶,與圍追堵截的還鄉團激戰了一天一夜。

戰斗激烈程度如何?符寧江不知道。但父親誓死護旗的情景,他在聽了父親無數次的講述之后,仿佛親眼所見。

螞蟥山一戰,殊死搏殺。槍林彈雨中,扛著戰旗的游擊隊員不幸中彈倒下,另一名游擊隊員立即沖上去,繼續扛起戰旗。但,兇狠的敵人瞄準旗手進行射擊,4名游擊隊員因為護旗先后倒下。

“戰士可以倒下,但紅旗不能倒地!”符治義一邊喊著,一邊縱身一跳,伸手接過旗幟。也就在這一當口,敵人的一排子彈掃過來,打中符治義的右小腿,戰旗也被子彈打得千瘡百孔。

符治義腿一軟,跪倒在地。但盡管如此,戰旗不能倒!他把牙一咬,用勁全身力氣,將旗桿深深地插在陣地上。

這一仗,打得昏天黑地。天黑時,雙方均傷亡慘重。由于符治義腿部受傷,受命不再隨部隊前行。

考慮到紅軍走后,還鄉團會在各地瘋狂報復殺戮,符治義便就近尋了個山洞,將被子彈打得只剩旗桿與旗刀的戰旗以及旗籠藏進去,并作好標記。

回村后,符治義以打鐵為生,一直沒離開過南腰界。直到1975年,得知縣文物辦到南腰界收集紅色文物,他走了一天,在螞蟥山找到當年藏好的旗桿、旗刀和旗籠,便有了本文開頭的一幕。如今,它們都保存在四川省歷史博物館。

符寧江說,父親一直都記得,賀龍對他說的革命的意義。他后來也常給來看望他的老師和學生們,講關于這面戰旗的故事。

1981年,符治義當上了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政協委員。1983年,66歲的符治義去世。

 
博彩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