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类文章|博彩捕鱼
 當前位置: 首頁 -錕斤拷閿熻棄K錕絳錕?id=68
 
關于重慶市革命老區醫療衛生情況的調查報告
 
發布時間:[2010/3/29]
 

     為全面了解我市老區農村衛生工作的基本情況,進一步提高老區人民群眾的醫療健康水平,根據年初工作計劃,我們從2009年8月份開始,用了近半年的時間,開展了對重慶革命老區醫療衛生調查,現將調查情況報告如下:
     一、我市革命老區醫療衛生工作在各級黨委政府和衛生行政主管部門的重視關心下,健康水平和就醫環境相應提高,革命老區縣衛生工作呈現了新的局面。
     我市革命老區包括城口、秀山、酉陽、彭水、石柱、黔江、涪陵7個區縣。這7個革命老區縣轄2個開發區,11個街道461個鄉鎮,2804個行政村,幅員23189.57平方公里,共有450.83萬人。他們大多數處于交通不便的武陵山區。目前,老區共有醫療機構(所)813個;現有在職從業人員11249名,其中研究生學歷38人,大學學歷1144人,大專3618人;有高級職稱793名,中級職稱1611名,初級職稱4976名;病床8343張,醫療參合率為75.64%。
老區農村醫療衛生工作不僅關系到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也關系到保護農村生產力、振興老區經濟、維護社會穩定、全面建設“健康重慶”的進程。近年來,我市革命老區縣的醫療衛生工作在市、區縣黨委、政府的關心重視下,各級衛生行政主管部門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和我市有關農村醫療衛生工作方針。一是認真實施“健康重慶”和衛生扶貧,想盡一切辦法,采取了一系列的有效措施,多方籌集資金,7個革命老區縣主體醫療機構的基礎設施建設取得了一定的改善;二是加大了老區縣婦幼衛生工作力度,在保障婦女兒童權益、積極開展降低孕產婦死亡率和消除新生兒破傷風項目、對貧困孕產婦開展住院分娩救助,為廣大婦女兒童創造了安全的醫療保健環境;三是開展了對革命老區縣農村衛生醫療工作,改善農民就醫“貴和難”問題的可行性調研和一些具體工作;四是重視提高老區縣醫療護理質量,在滿足人民就醫需求上注重抓好醫院質量管理工作;五是在老區縣大力開展愛國衛生,全面改善人居環境上,采取動員黨員群眾廣泛參與、城鄉聯動、集中整治、重點突破的方式,達到了預期效果;六是在老區縣農村改水改廁工作中,市政府多方籌措資金,大力推進農村改水改廁工作,把工作指標量化到村、落實到戶,層層落實責任,動員廣大群眾共同參與完成了改水改廁工作任務。七是在加強醫藥購銷管理工作上,實現醫藥“陽光”經營,在藥品器械采購上,實行了準入式管理,規范了各醫療衛生單位必須在經過審驗資質的廠家或經銷商進購,嚴把了藥品質量關;八是在樹立干部新形象,改善人民群眾就醫環境,提高醫療服務質量,重點解決看病“貴和難”問題上,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醫療保健需求。2009年,在市、區縣黨委、政府和各級衛生行政主管部門共同關心努力下,我市革命老區縣農村醫療衛生體制改革取得了較好的成效,醫療衛生工作有了較大的發展,人民群眾的就醫環境和健康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
     二、我市7個革命老區縣醫療衛生工作因自然、歷史等諸多因素,制約或影響了革命老區縣醫療衛生事業的健康發展。
     總體上看,當前我市革命老區農村醫療衛生工作發展還很不平衡,與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衛生健康需求還有很大的差距。受自然條件、歷史的原因和諸多因素的制約,社會經濟發展相對滯后,相當部分老區農民還處于貧困線上,人民生活面臨許多困難,尤其是這些革命老區醫療衛生條件很差,鄉鎮、村級衛生院(所)建設存在較大困難,農民吃不起藥,看不起病而造成因病致貧、返貧。一是交通不便,缺醫少藥,農民就醫路程太遠。二是醫院設備簡陋,醫療水平和服務質量低,一些常見病不能完全在當地診斷治愈,無形地增加了患者的治療費用。三是一些醫療點治療費用過高,為了追求效益,醫生是看錢治病,患者拿多少錢就開多少錢的藥。四是因外出務工致殘致傷,喪失勞動能力和造成家庭因治病致貧、返貧。五是因經濟薄弱、無錢及時就診治療,“小病拖,大病挨,重病才往醫院抬”是這些革命老區農村醫療衛生問題的普遍寫照。
    (一)基礎設施和醫療設備簡陋。7個革命老區縣的大部分鄉鎮村衛生院(所)基礎設施落后,醫療設備嚴重短缺,現有的基本醫療設備平均只占國家規定基本要求的不到一半,即使已有的設備多數也是六、七十年代配置的,年久老化,功能滯后,部分設備已超過規定使用期限多年。有些醫療機構的醫務人員診斷仍然是“老三件”(聽診器、溫度計、血壓計),醫療設備更新緩慢,村衛生室的設備更是無從談起。基本的辦公設備,部分鄉鎮衛生院除幾套簡陋的辦公桌椅和一部電話外,其它的辦公設施幾乎沒有。缺乏必需的診斷檢查設備和必要辦公條件,許多檢查診斷只能用中醫傳統的“四診法”,致使醫院不能為人民群眾擴大服務范圍,不能提高診療質量。僅以城口縣為例:全縣各醫療衛生機構共有業務用房29085平方米,其中,破舊危房14547平方米,占業務用房的50%;各鄉鎮衛生院D級危房面積達10183平方米,占破舊危房的70%,59%的村衛生室無業務用房,85%的村衛生室無任何設備;鄉衛生院平均每院現有設備8樣12臺件,只占應配置設備的26%;中心衛生院平均現有設備25樣63臺件,只占應配置設備的53%。全縣衛生系統職工568人(含醫療機構臨時自聘的專業人員86人),其中衛生專業技術人員514人,全縣每千人口擁有衛生技術人員1.86人(全市為2.72),擁有病床1.71張(全市為2.52),擁有執業助理或執業醫師0.74人(全市為1.21),擁有注冊護士0.31人(全市為0.82),各類指標遠遠低于全市水平。其中衛生因缺少業務經費,使健康教育、衛生人員培訓、衛生知識宣傳普及等大量的公共衛生工作無法完成。
    (二)鄉鎮、村衛生機構配置不盡合理,發展不夠平衡。調查顯示,在山大人稀的地方,嚴重存在缺醫少藥的現象,偏遠山區村衛生室覆蓋率很低,總體布局不合理。大多數行政村的衛生室空有虛名,即使有村衛生室,也屬服務范圍過大,平均服務半徑在15公里以上,村衛生室服務半徑最遠的達20-30公里;有的村衛生室、個體診所和個體藥店都設在鄉鎮。鄉鎮醫療單位過于密集,有限的衛生資源都集中在鄉鎮,沒有真正發揮它們各自的職能作用。獸醫站、計生服務站、個體診所和藥店均有擅自擴大執業范圍的行為,它們與主體醫療單位并存,業務量不足,爭搶有限的病源,阻礙了農村衛生事業的健康發展。
    (三)技術水平低,衛生技術人才匱乏。一是在職人員學歷水平較低。根據國家對衛生人員學歷最低要求,本科及以上學歷應達到10%以上,大專學歷應占30%以上,中專學歷應達到60%以上,我市7個老區縣衛生人員均未達到國家最低學歷的要求。二是專業技術人員年齡結構老化,后備力量明顯不足。調查顯示,7個老區縣稍微好一點的石柱縣,衛生專業技術人員僅有877人,其中12所鄉鎮衛生院無護理專業技術人員,13所鄉鎮衛生院無婦產科或婦幼保健專業技術人員;全縣專業衛生技術人員中高級職稱占4.4%,中級職稱22%,初級(師)職稱49.6%,初級(士)職稱24%,在18個鄉鎮衛生院中無一名中級職稱。在職職工中,本科學歷占9.6%,大專學歷35.5%,中專學歷40.5%;30歲以下12.2%,31—40歲42.8%,41歲-50歲26.3%,51歲以上18.7%;全縣42名高級職稱,僅4名分布在鄉鎮衛生院,中級職稱252名,僅88名分布在鄉鎮衛生院。由于醫療機構的改革,衛生人員靠自找自吃,經營較好的醫院只能維持現狀,差的糊口都成問題。衛生系統既沒有人才培養計劃,也無經費投入,想出去學習深造的人員因為沒有公派名額,靠自費又沒有支付能力而只好放棄,從而造成醫療技術隊伍學歷和技術水平整體不高。
     (四)鎮、鄉、村防保網絡體系不健全。一是防保人員配備不足。根據國家標準,防保人員不得低于衛生專業技術人員總數的20%。而我市革命老區鄉鎮級防保人員遠遠達不到這個標準。村級只有防疫人員,而普遍沒有婦幼保健員,防保隊伍非但不健全,且防保網的漏洞很大;二是干部群眾缺乏防保意識。許多群眾甚至是干部,思想認識上存在重防疫、輕婦幼,重治療、輕預防的觀念,使之村級新法接生、婦女病普查普治,兒童及孕產婦系統管理難以得到落實。村級雖配備了防疫人員,但這些人員年齡偏大,知識老化,對新的計劃免疫、預防接種方法接受較慢;三是報酬落實不到位。鄉鎮級防保員工資太低,不管鄉鎮大或小,工作多少年,工作成效如何,每月只能領到固定的幾百元工資,而且沒有辦公經費。據08年統計數據顯示,黔江區產婦死亡率為66.90/萬,秀山縣為47.43/萬,酉陽縣為49.73/萬,均高于全市產婦死亡率10/萬的35.20個萬分點 ;全市婚檢率為1.03%,而這三個區縣婚檢率大大低于全市的婚檢率;全市農村新生兒死亡率為5.75‰,城口縣則是14.46‰,彭水縣為16.24‰;全市農村嬰兒死亡率是9.45‰,而上述兩縣分別是19.52‰和19.81‰。僅就這些數據就足以使人深省。
     (五)衛生院經營舉步維艱。鄉鎮衛生院基礎薄弱,設備簡陋,技術力量低下,服務質量不高,業務收入逐年萎縮,運轉艱難。多數鄉鎮衛生員靠一個聽診器和十個手指給患者看病,診療輔助手段十分落后,多數村衛生室醫療設備一無所有,基本上都是負債經營,運行難以為繼,嚴重削弱了公共衛生服務。城口縣鄉鎮衛生院2007年在市里消債工作中共消減635萬元債務,但目前各鄉鎮衛生院因購置緊缺設備、辦公設施等共計100多萬元未能納入消債;石柱縣206個村衛生室,尚有176個衛生室沒有改擴建的資金來源。
     (六)衛生監督體制不健全,醫藥市場混亂。隨著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多數老區縣以主體醫療為主,個體為補充的格局基本形成,人民群眾就醫買藥得到了方便,但也存在不少問題,亟待規范。從我們調查的情況來看:一是超執業范圍的較為普遍,獸醫站賣人藥,計生服務站收住服務站以外的住院病人,個體藥店請座堂醫生,開展診療活動,個體診所從事疑難雜癥診治;二是開大處方,開單提成,藥品虛高訂價,加重患者負擔。據媒體報道,08年5月,酉陽縣南腰界一名因被毒蛇咬傷的患兒,請該縣120救護車轉送主城,僅此就要價4750元,令人咂舌!三是食品、公共場所無證經營現象較為突出,藥物過期變質、消毒不嚴問題尤為明顯;四是傳染病、地方病、職業病危害嚴重,監測力度不夠。僅彭水縣桑柘鎮、小廠鄉和黔江的16個鄉鎮患地氟病的就多達176,813人,而黔江區患缺碘病者就有93,100人。其中彭水縣2003年10月對全縣39個鄉鎮進行復查,結果為16個鄉鎮117個村為病區,重病區53個村,中病區44個村。經各級黨委、政府采用多種措施,防治結合,2009年4—8月再次進行了復查,現小廠、桑柘等5個鄉鎮的19個村為中輕度病區,原其余病區村已達到國家地氟病控制標準。即使防治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這兩地的地方病仍應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和關注。
     三、必須進一步加強領導,強化載體,落實專項措施,加大扶持力度,使我市革命老區醫療衛生事業在“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構建和諧社會”的戰略目標中更上一層樓。
為進一步加強我市革命老區醫療衛生工作,努力提高改善老區醫療衛生工作質量和水平,我們建議:
    (一)加強領導,強化思想認識。
     歷屆中央領導同志,對老區的發展作了一系列指示:周恩來總理說:“下了山不應該忘了山,進了城不應該忘了鄉,如果忘了,就是忘本。”江澤民同志說:“革命老區在戰爭年代為黨和人民的事業作出了巨大貢獻,付出了巨大犧牲,我們有責任幫助老區人民脫貧致富,否則我們難向烈士交待,向歷史交待。”胡錦濤總書記說:“要切實解決好老區人民生產生活中面臨的實際困難,要讓老區群眾盡快過上小康生活。”
重慶要建設成長江上游的經濟中心,實現 “314”總體目標及“健康重慶”,就要把醫療衛生工作提高到對于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對于經濟社會的持續穩定發展所具有的基本保障作用放在計生國策、教育奠基的同等重要上來認識。各級黨委政府和相關部門應當從實現小康社會目標,提高人民生活質量的高度,切實把我市革命老區的醫療衛生工作抓好抓落實。
    (二)強化載體,深化體制改革。
    革命老區鄉鎮衛生院是老區農村醫療衛生服務網絡的重要載體,是政府開辦的社會公益性單位,要切實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深化體制改革。一是要研究制定老區醫療衛生事業發展優惠政策,加大對老區醫療衛生事業的投入,促進老區醫療衛生事業的發展。鄉鎮衛生院建設的整體規劃、科學定位及建設規模上要優先考慮老區。根據國家醫療衛生工作改革的部署,建議將我市7個革命老區縣納入首批試點區縣,讓老區人民優先享受醫療衛生改革的成果。二是加大財政投入,及時添置和更新新設備。市和老區縣財政按照區域衛生資源配制實際,缺啥補啥的原則,及時添置或更新必要的診斷,檢驗設備。如X光機、心電圖、B超等必要的設備設施,為臨床診斷疾病創造條件。三是深化人事制度改革。可對院長實行任期目標制,專業技術人員不分行政區劃界限實行聘任制,工勤人員實行合同制,區縣事業機構實行崗位制;對重點專業和緊缺的技術人才要有優惠政策,按照市場體制要求,使人才進得來,留得住。
    (三)健全衛生防保體系,完善網絡建設。
    村衛生室承擔著衛生行政部門賦予的預防保健任務,提供常見傷病人初級診治,是面向群眾的初級衛生服務機構,是開展防保工作的陣地和依托,應盡快制定合理的村衛生室建設標準和準入條件。可制定切實可行的優惠政策,吸引和鼓勵大中專衛生專業的學生到農村衛生機構工作。對現有的村醫進行輪訓與管理;對村衛生室建在鄉鎮的要合理配搭,落實和完善村醫鄉鎮管理體制,加強三級防保網的隊伍建設及適當提高防保員的薪酬。
    (四)增強醫衛措施,加大扶持力度。
    市和老區縣黨委、政府要把對衛生扶貧作為對革命老區扶貧工作的重要內容,切實加強衛生支農扶持力度,力爭做到“小病不出村,中病不出鎮,大病不出縣,危重病人送主城的目標。一是市、區縣醫療機構應扶持包抓一個鄉鎮衛生院的工作;二是能否像干部提拔那樣實行“城市醫生在晉升高一級職稱前到老區農村累計服務一年”的制度;三是老區縣部門要把衛生扶貧納入包村工作的一項重要內容,把農村衛生建設納入新農村建設考核內容之一四是加大對老區縣醫療危舊房屋改造和衛生設備的投入力度,鄉鎮衛生院有責任管理和檢查村級衛生所的工作。為方便給村民服好務,建議為每個鄉鎮衛生院建設3—6間職工宿舍周轉房。
    (五)夯實隊伍,提高人才素質。
     一是整頓農村衛生人才隊伍,落實人才政策。二是建立健全繼續教育制度,加大對農村醫療衛生人員進修、培訓力度,要把學歷教育與崗位職級與職稱晉升結合起來,使他們逐步達到有怎樣的職稱就有相應的醫療水平。三是市級相關部門在人才培訓的各個層面、各個專業學科方面給革命老區縣提供免費學習進修名額和機會,協助引進醫學類本科人才。
    (六)銳意改革,解決農民就醫難。
     一是優化農村衛生資源布局、建立起以公有制為主導,多種所有制形式共同發展的農村衛生服務網絡;二是大力推進“健康重慶”,區縣、鄉(鎮)、村層層負責,實行目標責任制管理,從源頭上給予重視和扶持;三是進一步加強公共衛生工作,從根本上解決好公共衛生掛靠在衛生院,其精力主要放在醫療服務謀生存,公共衛生被作為兼職,工作落不到實處的被動局面;四是在啟動建立以大病統籌為主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下,在目前醫保標準低,政府補貼少,個人承擔比例大的情況下,有關部門要切實解決好農民因病致貧、返貧問題。五是大力開展愛國衛生運動。抓一批典型,帶動一方農民做好以改水改廁改灶為重點的農村環境衛生綜合整治。進一步加大宣傳力度,完善定期組織醫療衛生下鄉活動,到醫療條件差、地方病和傳染病較突出的鄉鎮宣傳普及衛生知識,加強健康教育,讓農民形成良好衛生習慣,提高群眾健康意識。
     總之,我市革命老區醫療衛生工作直接關系到農民的健康、農村的發展,加強革命老區醫療衛生工作不僅是解決社會問題、衛生問題,同時也是是否真正關心老區人民的一個嚴肅的政治問題,要解決好這一問題的確是任重道遠。
     對老革命區醫療衛生事業的支持,是對革命老區人民歷來為中國革命事業做出重大貢獻和犧牲的理所當然的回報,也是實現黨中央提出的“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構建和諧社會”戰略目標的必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秀山縣調研時也著重強調了要加強我市革命老區的建設和發展。
雖然,我市各級黨委、政府和醫療衛生部門對革命老區的醫療衛生事業做了大量的工作,給予高度的重視和關心,解決了很多實際問題,老區衛生事業有了長足的發展,但我們仍然真切地期望市級有關部門能進一步深入老區,了解老區,重視老區,關心老區,進一步加大對老區醫療衛生事業的扶持力度,使我市革命老區能跟上全市醫療衛生事業的發展步伐,在“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構建和諧社會”的戰略目標中大步前進。(重慶市老區建設促進會)
 
 
 

 
博彩类文章 我找到时时彩漏洞了 快三赚钱技巧视频教程 欢乐生肖怎么玩技巧 彩票人工计划软件下载 麻将斗地主棋牌 飞艇幸运计划软件下载 贵州时时彩 组六复式后三挂机不爆方案 玩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时时彩绝龙虎和密算法